说到中国台湾半导体企业,可能最著名的就要算台积电了,不过除了台积电之外,还有不少中国台湾半导体企业在各自的行业领域里都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这其中就包括了另一家晶圆芯片代工厂——联电。 对于联电而言,可能大多数人知之不多,这家涉足半导体行业已有四十年的老牌台企,这几年被人所知道的新闻,就是在2016年5与福建省晋华集成电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晋华)签署了合作协议。依据该协议,联电与晋华共同开发两代动态随机存取记忆体(DRAM)制程。协议中所开发的DRAM制程并非最新技术,而是与2012年已用于量产技术相似的旧技术。 但是就是这次合作,给联电带来了很大的麻烦。在2017年,美国存储大厂美光(Micron)对联电提出诉讼,控告联电协助中国晋华窃取美光DRAM制程。而美光作为美国公司,那么美国司法部自然也会介入,所以美国司法部跑到中国台湾起诉联电违反联邦营业秘密保护法。 美国司法部对联电的控诉不可谓不夸张,包括指控联电共谋实施经济间谍活动、共谋窃取多项美光营业秘密等,同时还含有多项侵犯美光专利的指控。而且如果这些控诉成立,那么联电所面临的赔偿将高达四亿美金至八十七亿五千万美金,罚款则高达200亿美元。也就是说如果最终联电败诉的话,那么基本上也就只剩下破产一条路了。 按照联电的说法。在联电和福建晋华达成合作协议之后,就开始为了这次合作而大张旗鼓地招募工程师。为了避免可能的专利纠纷和法律问题,联电在招募工程师的时候,还专门说明不允许任何招募的员工携带前公司资料到联电,且针对自身与他人营业秘密已有多项保护与防免之政策与措施。 但是在这次招募的工程师中,有两位是前台湾美光的员工。这两位大哥也是心大,明知道联电有相关的规定,但依然违反了与联电签订的雇佣合约与声明书,携带前公司也就是美光的DRAM制程资料进入联电并于工作中参考。 当联电发现这一情况后,立即采取必要措施以确认和福建晋华合作开发的制程技术中,不包含任何未经授权的资料。联电也在之后公开表示,合作协议中所提及的第一代DRAM制程技术在2018年9月依协议移转给晋华,而联电在这次合作中无意图、也未移转任何未经授权的资料给晋华。 不过按照美国营业秘密保护法,即使员工在公司高层不知情之情况下违反公司政策,公司对于员工行为仍须负法律责任。正因为如此,美光以及美国司法部才会对联电发起控诉,这才有了文章开始的一幕。 事实真相到底如何现在我们很难知晓,而且联电和晋华之间的合作,包括人员交往也是错综复杂,甚至晋华的总经理还是联电资深副经理以及前美光员工。对于联电而言,事情已经发生,强行挣扎其实意义不大,毕竟这个事儿已经是板上钉钉,不认罪的话最终也只有败诉给钱一条路,而且很有可能遭受美国的制裁,甚至进入美国的实体名单。所以联电在近日表示认罪并和美国司法部达成和解。 根据和解的协议来看,联电承认侵害一项营业秘密,并同意支付美国政府六千万美元的罚金,并在未来三年自主管理的缓刑期间内与美国司法部合作。而美国司法部则取消之前对联电的控诉,包括共谋实施经济间谍活动、共谋窃取多项美光营业秘密以及侵犯专利等,同时除了这六千万美元的罚金,也没有其他的经济处罚和赔偿了。 不过要注意的是,联电在三年自主管理期间与美国司法部合作,实际上这部分和中兴之前违规所受到的处罚类似。也就是在这三年内,联电的经营活动和相关的技术授权等,都要经过美国司法部审核监控,以防联电再出现之前的行为。如果联电在这三年中再出现类似的问题,那么不但有更重的罚金,同时也会伴随其他严厉的处罚,比如进入实体名单、不允许美国企业出口商品至联电等等。 这件案子其实对国内的科技公司都应该有警示的作用,毕竟类似的事情其实在国内屡见不鲜。前不久联想的常程跳槽小米,就违反了竞业限制义务,不但常程要付违反竞业限制义务违约金525万元,同时还要继续履行竞业限制义务,也就是不得将联想的一些商业秘密和设计用在小米同一类型产品上,如果有这种行为,联想一样可以像美光控告联电那样控告小米…… 这几年我国芯片产业正处于风口浪尖,包括国内一些新兴的半导体厂商以及老牌企业,都喜欢从知名企业挖人,比如台积电以及一些海外半导体企业就被国内一些厂商挖了不少人走。尽管挖人一时爽,一直挖人一直爽,但挖人背后的法律规则也是必须正视的问题。联电这起和美国司法部之间的官司,实际上可以给中国的科技公司带来不少的启迪。 这不仅仅是一个巨额罚款的问题,在罚款背后,我们应该思考的是如何在合规以及尊重知识产权的前提下,发展自己的企业。当然在联电和美国司法部之外,福建晋华、美光以及美国商务部之间的法律纠纷,则是另外一个故事了。